吉林参农没赚到人参的钱

来源www.wjpyy.com
作者:吉又彩白参网
2018-05-09 10:35
点击:

  关注 鼎汇万客娱乐 官方网站,添加" hkseo8 " 微信为好友为您推送更好精彩内容。

  鼎汇娱乐-官网代理就找 【财满街团队】 QQ:1951522229。

  从前些年的七八块钱一斤到每斤二十多元,吉林鲜参的市场成交价翻倍增长并创出近年历史新高,但参农却没有赚到多少钱。

  9月16日至18日,记者走访中了解到一个真实的吉林人参的现状:即使吉林拥有世界上最优质的人参资源,但受各方面限制,产量占全国的85%、世界的70%的吉林人参,如今正在遭遇一轮产业困局。

  9月16日凌晨4:30,出租车司机冯师傅随便“捡”了两个客人,一踩油门直奔14公里外的万良镇。捡客拉活儿,构成了冯师傅每天的工作图景,每天早上从四点开始就会有客人主动上车,通常这些人的目的地都很明确——万良人参市场,这个号称全国规模最大的人参交易市场。

  冯师傅只是众多抚松县出租车司机的一个代表。用抚松县万良镇党委书记、镇长赵丛文的话说就是,“在抚松,可以说每个人都跟人参有关,几乎每家每户都从事人参相关产业,而人参也为万良创造了实实在在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。”

  不过,即使抚松有万良,万良有人参市场,但是一个突出的问题却显而易见,在韩国等国家觊觎吉林人参的当下,越来越多的外国企业盯上了吉林人参,他们通过大量购入,甚至通过价格控制等手段对吉林人参进行收购,最终导致吉林人参市场成交价失衡,在国际市场上逐渐失去竞争力。

  在抚松县流传这样一句话,“人参行情不好的时候,参农赔钱赔到哭。如今碰上涨行情,参农依然没钱赚。”过去不到10元/斤的人参今年集体翻番,人参市场成交价普遍飙升至20元/斤以上,一些品质更高的人参其价格甚至接近30元/斤,但是迅速蹿高的参价并没有为参农们创造出财富。

  为了解万良人参交易的线,记者就来到与抚松县城相隔14公里的万良人参市场。据当地人介绍,万良人参市场为24小时全天候开放,只是受当地气候和交易习惯影响,交易主要集中在早上四五点和晚上十点以后。

  记者看到的情况是,在偌大的市场内,买家、卖家不断地报出自己中意的价格,中间充斥着讨价还价的声音,不时地还会有一些急性子的客商因为价格没谈妥大声呵斥。

  “25,最便宜了,绝对是好参,要是碰上一个大客户这些参可能一次性都卖了。”一位参农一边喊着一边从地上抓起一棵人参说道,这么好的人参上哪儿找啊,价绝对不高,不行你就再逛逛看。

  记者在这个号称国内最大的人参交易市场中看到,市场中并没有严格区划出摊位,而是参农自己圈地选位置,公认最好的位置就是靠近中间的一些摊位,而这也是人参相对集中的地方。这里的场面十分壮观,人参通常都高高的堆成一座小山。每天都有上千人在市场中进行交易。

  不过,接受采访的多位参农向记者表示,尽管万良人参市场交易火爆的场景每天都在上演,但是参农却并没有因此丰收。“今年人参价格创了新高,往年七八块钱一斤的人参,今年好点的人参可以卖到20多元。”参农马师傅为记者算着一笔账,“今年产参一万斤上下,按20元/斤计算,一万斤可以卖出20万,扣除其中一半的成本,线年参,也就是说平均到每年的收入只有2万元。加之前几年的‘萝卜行情’,总体收益根本没有多少。”

  宋庆伟是一名在万良镇做生意的北京人,不过谈起自己的买卖,他更喜欢说成是“家庭作坊式”生产,“人参产业化水平太低。”

  9月17日上午11点多,当记者驱车来到宋庆伟的加工厂时,宋庆伟正背着手走在偌大的厂房中,他一边查看刚刚分拣出来的人参,一边吩咐身边的工人注意时间。宋庆伟个头不高,一米七左右,头戴一顶蓝红相间的帽子,一件彩条的T恤外面整齐地套了一件蓝色夹克,下身随意穿了一条牛仔裤,脚上是一双黑色休闲鞋。

  “万良有个特点,干半年的钱花半年。”没等记者提问,宋庆伟就开门见山地对记者说,种参就是这样,一年的时间里真正干活时最多不会超过半年,甚至也就两三个月的时间是在干活儿。跟其他参农一样,早些时候他也遭遇过困惑,当时人参的价格很低,好的不过七八块一斤。“虽然苦但是也挺过来了,尤其是今年正好赶上了一个好时候,人参价格创造了历史新高,希望今年能赚些钱。”他告诉记者,4斤水参可以出1斤干参,按市场平均价20元/斤收来的水参加工成干参后可以卖到100元/斤,不算人工费等费用中间利润就是20元/斤,所以只能靠走量赚钱。

  “今年公司产值在1000多万元左右,但跟往年相比,今年的收入要好于往年。不过,前些年市场行情非常低迷,今年收入的整体上扬也仅够弥补前几年的损失。”宋庆伟说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目前全省年加工鲜参500吨以上的企业仅18家,加工方式粗放,设备简陋原始,初加工产品比重占70%左右。如今的吉林人参正在遭遇一轮产业困局。

  人参是吉林省的特色产业、战略产业,同时又因其产量占全国的85%、世界的70%,也是民族产业。目前,我省人参产业处在不进则退、不兴则衰的关键时期。做大做强人参产业,经济效益的潜力很大,而且还不能仅仅用经济效益来衡量。一个好消息是,在6月召开的吉林省政府常务会议上,讨论并原则通过《吉林省人民政府关于振兴人参产业的意见(送审稿)》。这被看成是加快吉林人参产业振兴步伐,着力打造吉林长白山人参文化,加快壮大人参产业的重要之举。

  不过,吉林人参要想摆脱尴尬的市场地位,可能还需要很长一段路要走。经营人参加工生意的宋庆伟接受采访时表示,尽管今年迅速飙升的人参价格,令他的企业比往年效益要好,但这也正是他最不愿看到的情况。“做人参最怕价格不稳定,这说明其中有炒作的成分,如果这种炒作因素释放结束,市场可能再次面临崩盘的危险,人参市场可能会比原来更低迷。”

  根据宋庆伟的设想,吉林人参要想做大做强,最需要解决的一个问题是,改变目前初加工、粗加工的原材料出口的单一局面,从而向品牌化生产转型。“万良的人参被公认为世界上最好的人参品种之一,但是现在的情况是不论参农还是人参企业,大家都各行其政、各自为战,大家各喊各的号,没有真正形成拳头优势。”

  宋庆伟说,品牌化运作非常关键,小作坊式的生产只能创造较低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,吉林人参经过资源整合就会有自己统一的形象标识,甚至自己独立的品牌。取得注册商标后,吉林人参就相当于有了准入证,如果以后再打着吉林人参的品牌就要交费,从某种角度上来讲,这也是创收的一个方式。

  实际上,小作坊式的人参加工是制约我省人参产业健康发展的突出问题,必须尽快改变这种状态,向精深加工方向发展。

  在抚松县万良镇党委书记、镇长赵丛文眼中,万良人参或者说吉林人参遭遇的最大的问题,同样是缺乏品牌化运作。“现在的吉林人参主要还维持在低级生产阶段,甚至可以说就是原料出口。未来我们要做的将是统一品牌的统一管理,因为只有这样才会为当地的参农和企业带来真真正正的效益。”赵丛文说。